剪纸:一只蝙蝠的自述
来源:剪纸:一只蝙蝠的自述发稿时间:2020-04-07 13:47:42


原本以为入境俄罗斯就没事了,结果没想到的是,3月18日杨勇行驶至莫斯科附近大卢基市又一次被拦下。当时,他正在市内一路旁停车休息。俄罗斯交警看到中国牌照的汽车便过来询问,并查看他的相关入境证件。

于文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他以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一次又一次的学习教育中,没有警醒与反思,反而越来越深地陷入了贪欲的泥淖,本已临近退休的他只能在监狱中慢慢地吞下自己种的苦果。

贝加尔湖上吃火锅、喝着伏特加等极光、看日出赏日落观湖景……杨勇这躺自驾行的前半程惬意自在,然而意外总是不期而至。在快出俄罗斯进入芬兰时,杨勇听朋友说国内疫情暴发,那时离中国农历新年只有两三天了。

时间退回到60天前,杨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在俄罗斯经历14天隔离。这位26岁的重庆小伙、梦想着把中餐连锁做得比肯德基更强的热血青年,2019年12月22日从重庆启程,一路北上穿越中俄边境,开启一段横跨亚欧二十国的自驾之旅。然而,伴随着杨勇向西行驶的车轮,一场影响深远的疫情正迅速蔓延。

欧洲疫情蔓延期间,杨勇选择不住酒店:“20多天,我都是在车上睡的。一次饭店没去、一次澡没洗过…… ” 3月中旬,欧洲多国开始关闭国境,杨勇只能放弃去意大利、西班牙等国计划。在德国时听说波兰第二天就要封国,杨勇便驱车7个小时奔赴波兰。到了之后又得到的消息,俄罗斯马上也要关闭国境。

俄罗斯医护人员为杨勇送餐(受访者供图)

4月3日,杨勇跟随托尔卡切夫去当地药店买口罩,但跑了几家都没有买到。俄罗斯朋友就把车里仅有的两个口罩给了杨勇。“现在俄罗斯人的防护意识也很强,出租车司机和超市工作人员都会戴口罩。”

杨勇在朋友圈里记录着自己的隔离生活:“吃了睡,睡了吃,估计要长胖了。”14天很快就这样过去了。临出院前的最后一顿早饭,疗养院的厨师给他盛了好大一碗饭。一位医护人员称赞杨勇是个好小伙,很喜欢他,在这里没有添任何麻烦。

在长达16年的时间里,春节、端午节、劳动节、中秋节,节日都是他受贿的时机;办公室、家里、饭店,甚至出差开会到呼和浩特、北京,都是他受贿的地点;孩子结婚、妻子生病、父亲去世,都是他受贿的理由。

2014年,于文涛发现自己在赤峰市天骄西苑东区的房子卫生间的门对着卧室的床,感觉影响了风水。于是,他找到某建筑设计集团的董事长“帮忙看看”。该董事长立即找来技术人员,并派人对房间进行了维修改造。2016年7月,于文涛又找到该董事长,说他儿子在富兴嘉城的房子要装修,问能不能给提供点材料。经该董事长安排,这家企业先后给于文涛儿子200多平方米的房子提供了木门、整体橱柜、电器等,共计花费26.32万元。2013年至2018年期间,于文涛还通过该董事长收受了这家企业25万元人民币,5000美元和价值人民币5000元的众联购物卡一张。